追忆中国碘缺乏病研究开拓者之一马泰教授
发布时间:2018-12-03 浏览次数:

期颐年“泰”然自若    一甲子“碘”样人生


  今天,距离著名地方病学家、病理生理学家、内分泌学家和医学教育家马泰教授去世整整一个月。这位享年九十七岁的著名学者,在天医初创时期即是学校的教学科研骨干,倾其一生,致力于碘缺乏病研究,是天医历史的创造者,同时也是天医发展67年的历史见证人。今天,让我们共同追思马泰教授。

  教授1921年11月出生,原籍浙江宁波,为我国著名音韵学家、文字学家马裕藻先生幼子。1947年毕业于南京中央大学医学院,1948年就职于天津市中央医院(即现总医院)内科,总住院医师,1951年调职于新成立的天津医学院,1953年任天津医学院病理生理学教研室主任,后兼任天津市内分泌研究所地方性甲状腺肿研究室主任。1990年12月退休。马泰教授是中国碘缺乏病防治研究的开拓者和主要奠基人之一,也是中国、东亚和世界上消除碘缺乏病的重要先驱和领导者之一。他把毕生精力全部投入到中国和全球的消除碘缺乏病的运动中。

  1951年,初创的天津医学院缺乏基础课教师,朱宪彝校长在中央医院(即总医院)各科选调医师赴外进修基础,马泰即在此列,后转为医学院生化教师。在马老的儿子马钢先生的回忆文中写道:“同学们形容他讲课时有丰富的专业知识,雄厚的外文功底,洪钟般的嗓音和纯正的京腔。”在朱宪彝校长的领导下,马泰教授对我国碘缺乏病进行了全面、深入的研究和防治,取得了非凡的成绩。1959年,马泰教授首先在燕山山区发现地方性甲状腺肿。1962年,受朱宪彝院长之命在承德设点,进行连续五年的临床防治观察。他组织完成多项重大研究成果,证明了外环境缺碘是碘缺乏病的最根本原因;食盐加碘是防治碘缺乏病的最佳策略;提出了在碘缺乏病流行区全民补碘的概念,被誉为“20世纪60年代碘缺乏病的再发现时期的标志性研究工作之一”。

  通过研究,他提出地方性克汀病与地方性甲状腺肿均系缺碘所致,在病区广泛存在。他首先采用临床和动物模型等手段,研究碘缺乏病的发病机理。他证实缺碘地区有5%-15%的学龄儿童智力发育迟滞,从而率先提出并证实碘缺乏的最主要危害是造成不同程度的脑损伤,碘缺乏病属于社会发展问题。

  继朱宪彝教授任中共中央地方病领导小组碘缺乏病专家组组长之后, 马泰教授接棒并先后主持中共中央地方病领导小组和卫生部碘缺乏病专家咨询组的工作,他以科学的态度,坚持食盐加碘的防治策略。作为国际控制碘缺乏病理事会(ICCIDD)的创建者之一,马泰教授曾担任ICCIDD常务理事、理事、中国及东亚地区首任ICCIDD 协调员达十年之久。他参与了WHO/UNICEF/ICCIDD主导的全球碘缺乏病防治规划的制定,和朱老等专家一道,推动了我国以“普遍食盐加碘”为基本干预措施消除碘缺乏危害,以实现2000年基本控制碘缺乏病的宏伟目标。20世纪80年代以来,马泰教授又在碘缺乏病若干研究领域取得重大进展,发现碘缺乏将会造成儿童不可逆的智力和精神运动功能损伤,并首次提出了亚临床克汀病概念。

  以我校朱宪彝、马泰、卢倜章、陈祖培等为代表的几代科学家戮力同心,不断攻坚,从科研上证实了一旦人群通过食盐加碘得到了碘的补充,碘缺乏得到了完全纠正。

  马泰教授因其严谨的治学风范、海纳百川的胸怀,激励了一代代学生、同事们。由于他所做出的卓越贡献和成就,马泰教授曾获ICCIDD颁发的杰出贡献奖,以表彰他对中国和世界消除碘缺乏病所做出的杰出贡献。在获奖致辞中,他说道:“尽管多年来我走过了崎岖不平的道路,但令我深感欣慰的是,占世界五分之一、生活在中国的人口中,已不再有新的地方性克汀病患儿的出生。尽管我已退休,但我不满足于仅仅作为一个观众,我希望用自己的双手,继续为全球消除碘缺乏病做出贡献。”2009年,中华医学会内分泌学分会授予他终身成就奖。2017年,中华医学会地方病分会授予他终身成就奖。

  在马泰教授的床前总摆放着朱宪彝校长的一幅照片。他时常感念朱老,以他的故事教育后人。他们一生亦师亦友,是共同为初生的天医殚精竭虑的师者、是携手走遍山川大地、促成食盐加碘国策制定的学者。他们的“碘”样人生是天医历史浓墨重彩的记忆。用马钢的话说,“如不是朱校长的伯乐眼光选择了他,不是朱校长的学识教育了他,不是朱校长一丝不苟的科研精神激励了他,不是朱校长心系天下病患,为搞清碘缺乏病,举全校、全市以致全国之力的会战情结感染了他,又怎会使他难忘知遇之恩呢?”

  回顾自己的一生,93岁的马老曾在自传中写道:六十年的风风雨雨,我在挫折的时候不气馁,成功的时候不骄傲,这都得益于我豁达的老伴。我们的房子一住五十年不换,书桌、饭桌和部分椅子还是五十年前学校配给的。我们没有一套沙发,不是买不起,是房子放不下。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壁纸已经脱落,但在这陋室中接待了多少专家,何陋之有?……我一生不吸烟、不喝酒,不打牌,因为我有个好妻子伴我听音乐。退休后,清晨我们喜欢在布满花草的庭院里看大猫小猫追逐游戏。陶渊明晚年有一首诗“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我们就是这个思想。

党委宣传部  王英